2010年99年度暑期暑假教師研習,寒假教師研習,台電教師研習營,台電工作,停電搶修, 921集集大地震,搶修電力系統,台電變電所損毀,解決限電危機,快速發電機組,電力系統,輸變電設備防震對策,天災,地震,南投集集

首頁 > 台電月刊封面故事

 921地震省思

10年前的民國88年9月21日凌晨1點47分,一個來自南投縣集集鎮地底8公里處的強震撼動了台灣,芮氏規模7.3級強大的搖晃威力,震央附近的南投縣、台中縣更是建築物倒塌、毀損、傾斜,傷亡慘重。 

921集集大地震」是台灣百年來的大災難,起因就是車籠埔斷層與雙冬至大茅埔斷層再次活動所引起,除了造成強烈地震外,在地表也造成長達105公里以上的地表斷裂與錯移,一次地震活動,造成如此長的斷層線真是舉世罕見。921地震災後一夕間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活著真好」,成為當時許多人的心聲,但接下來還要在面對失去親友、住家的情況下,重拾生命開始重建家園的生活。

對台電而言,那同樣是一個影響甚深的天災變故,從總公司到地方單位,每位台電人無不在擦去淚痕的情況下,奮不顧身積極搶修電力系統,只為了在當時漆黑的夜裡,幫整個台灣帶來多一點的光亮與溫暖。

 

走進位於921震央附近的中寮超高壓開閉所,舉目望去是一片綠草如茵,以及一座座肩負起輸電重任的高壓電塔,眼前優美的山景,著實很難想像這裡10年前曾經歷大地震的無情摧殘。

直到當時擔任中寮開閉所所長、現在為彰濱超高壓變電所的林經理阿義指著一旁的路樹與水溝說:「你看看,這些樹跟水溝蓋地震前是一直線,但現在因受震移動而差了一、兩公尺。」我們才能在這明顯的地標中,想像當年大自然的威力有多大。

921大地震在一夕之間,造成台電17個變電所受損(1個開閉所、5個超高壓變電所、8個一次變電所及3個配電變電所),從345kV69kV的輸電線路鐵塔中共有622座受損,而其中靠近震央的中寮開閉所受傷相當慘重,幾乎大半設備均受損停擺,更讓電力系統遭到重大的打擊。

電力調度處籃處長宏偉表示,電力網就像交通網一般,345kV是高速公路,161kV是省道,以下為縣道、鄉道。中寮開閉所則是高速公路的聯絡道,為全台電力系統「南電北送」的樞紐,擔負著匯集中、南部的水、火力電源,藉由經濟調度的規範傳輸至北部,一旦無法運作,北部供電立即吃緊,僅能用限電管理來壓低用電需求,勢必引起大眾的不便與反彈,所以當時務必先想辦法將中寮開閉所的第一條線架起來,限電危機才有可能得到舒緩。

 

中寮開閉所

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接通南電北送的供應電力問題,成了中寮開閉所不可能的任務,但在台電上下全力動員的情況下,真的提前完成這不可能的奇蹟。其中的點滴故事,絕對是供電史上的一頁傳奇。

地震後,時任中寮開閉所所長的林經理一如許多人般的衝出家門,在漆黑的夜裡與家人在屋前的空地緊緊相擁。但第一時間,他也不忘馬上聯繫中寮開閉所的林值班主任國龍,從電話線另一頭傳來的,是人平安、但機器設備幾乎都垮了的消息,心急如焚的他立刻開車前往中寮開閉所,沿路許多道路已是柔腸寸斷。「當時山路崩塌,還不時有落石掉下,一輛開在我前面的車想硬闖,差點就被土石沖走……」林經理描述起當時危險的狀況。於是他連忙回家換了機車,再次試著進入中寮開閉所,機動性的繞過許多危險的山路,直到無路可走,才改成徒步進入。

而同樣驚險的過程,也發生在當時為中寮開閉所值班主任、現為台中供電區營運處運轉組規劃課林課長永森身上,雖然當晚值班的不是他,但更早前的「729大停電」,當時值班的正是林課長永森,因此他心中的第一反應,就是損害一定很嚴重。「地震發生時,我太太被震下床,連抓都抓不住,衝到外面看到馬路裂開,天空一片紅光的景象(當時南投酒廠大火),那場面跟世界末日一樣。我心中隱隱擔心,不知道明天還能不能找到林值班主任國龍……。」

林課長永森不敢闔眼的擔心到天亮,先將家人安頓在帳棚後,平時有登山的他備妥了全副登山裝備,就往中寮開閉所前進,「我當時做好進來後可能出不去的心理準備,但就算要待上一個月我也不怕,」直到走進開閉所看到了安全無虞的同事們,碰面的第一句都是:「能看到你真好。」

與時間賽跑,提前解決限電危機

進入了中寮開閉所內,才更是挑戰的開始。他們看到的是崩落的匯流排、傾斜的電塔、扭曲的六氟化硫氣封絕緣輸電線路(GIL)、龜裂的地面,空氣中還飄著外洩的六氟化硫氣體氣味……,滿目瘡痍的景象,讓他們只能儘快彙整損害情形,上報給總公司了解。

當時台中供電區營運處已成立了緊急應變小組,為了搶時間了解損害情形,還派員搭了直昇機要進入中寮開閉所。但已無寸土平整的狀況下,林經理阿義等一群人還趕快鋸斷空地旁的樹,簡單拉開床單作為降落指示,既克難又隨機應變的處理所面對的狀況。

由於中寮開閉所的重要性,當時經過評估後,目標訂在先恢復三分之二地層未有滑動現象的北開關場設備,以求將中部及南部的部份電力先傳送到北部。而此時所有台電員工也早已動了起來,不僅忙著調集材料器具要搶先供給至搶修場所,同時也從其他地方抽調好手前來支援,一等道路搶通,立即開始搶修作業。總計台電公司在輸變電設備及線路搶修共動員了670人,其中多數均集中在南投、台中兩縣,最後終於在103日晚上103分全部併聯成功,提前一週解除了工業限電,而北部地區負載限制也在107日晚上9點完全解除,達到當初很多人認為的「不可能的任務」。

而縱使提前完成了短期復電的任務,接下來仍有長期復健的工作要完成,林經理阿義表示,當時三分之一地基損壞的北開關場得先將地上的設備搬走,重作基礎後才能再將機器安置上去;損毀的電纜也是每一條都要重新整理及修復,才能一一恢復功能。在當時脆弱的系統下一方面要供電,一方面還要重建,同仁的心情只能說是步步為營,時時小心,但最終,在日夜不停的輪班搶修下,終於都能圓滿達成使命。

前線打仗,更賴後勤支援

此次拜訪中寮開閉所,回想起當年參與搶救過程,聚在一起的員工們,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的紛紛聊起當時危險的狀況。不過除了當時搶修受損的機具設備,工作十分艱辛外,有個部份他們認為以往很少被提及,就是台電精準的後勤補給,才是讓他們無後顧之憂在前線打仗的原因。

台中供電區營運處地權組鄭經理藏麟,當時就是負責後勤補給的總務課長。他回憶921隔天到區營運處時,也的確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不僅大門口幾乎進不去,屋內崩落的天花板、外露的管線、東倒西歪的櫥櫃,就連一旁的員工宿舍都成危樓。於是他一方面在一旁的網球場搭起帳棚,一方面請人在一週內將所有大樓清理乾淨,同時跟著緊急應變小組,開始整個後勤補給的大作戰。

鄭經理說:「當時有許多北部送下來的材料都要調度,調度範圍廣及中部四縣市,當時總務課轄下的運輸股(臨時編組)要運送物資,採購股(臨時編組)要買需要的材料與物品,材料股要調度各地與庫存的材料,雖然是第一次遇到地震,但以往經歷過好幾次颱風,所以早有準備。」

話雖如此,但如此大規模的受災狀況,畢竟是第一次遇見,很多權宜措施要跟得上變化,例如中寮開閉所每晚會將物資需求傳真到區營運處,鄭經理要求熟識的廠商將物資直接送到現場點收;許多單位提出的材料需求,也是直接送到現場支援;至於支援各地區的一千多份(午、晚餐)員工用餐問題,更因中部缺乏供給的能力,每天都委請嘉義地區送便當上來,再一一送到各個地點。中間的運籌帷幄,的確要做到心細如髮的地步。

此外,當時急需的材料如角鐵等,因工廠停電無法順利出貨,鄭經理也主動協調優先供電,讓工廠緊急生產,當時急到連角鐵都來不及鍍鋅,宛如剛出爐的麵包般就先運到現場使用,可見情況之急迫。而當整個調度逐步上軌道,20天後鄭經理回到家,整個人比較放鬆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時,這才發現原來家裡的牆壁都龜裂了,而自己竟沒發現,可見當時專注於全心全力投入救災的心境。

「別人想得到的,你也要想得到;別人想不到的,你還要主動想到。」鄭經理提供了擔任後勤指揮大任的重要心得。

 

 

南投區處成立

應變中心與災民同行

本身也是受創嚴重的台電員工,在天災來臨的當下,均選擇了投入救災的工作,這種公而忘私的精神,是台電人最大的驕傲,也可以說是台灣最寶貴的資產。

包括埔里、集集、國姓、水里、中寮等鄉鎮均為受創嚴重的重災區,道路中斷、屋舍倒塌、民眾罹難……,種種慘狀讓各鄉鎮可說是哀鴻遍野。

談起當時的慘狀,實際在第一線負責指揮搶修、現擔任南投區營業處工務經理的劉江楠說著說著,聲音都不自覺的哽咽起來,可見當時景況之慘烈。

事實上,當時的南投區營業處大樓同樣受創嚴重,根本無法辦公,區處所做的第一個決定,就是在一旁搭起帳棚,並且將足堪使用的器具、線路先架起來,成立緊急應變中心開始投入搶修的工作。當時擔任南投區營業處事務股長,目前的吳業務督導金忠表示,要趕快成立臨時辦公室,才能掌握人員調配,一方面搶修線路,一方面負責前來支援的人的後勤補給。

收拾眼淚,第一線搶救災情

受創頗深的埔里鎮可說是台電人員搶修過程的縮影。南投區營業處埔里服務所余所長明吉說起地震發生之時,雖然一家四口平安逃出,但原本住家的三層樓透天厝卻硬生生被震垮。才驚魂未定的安置好家人,就傳來服務所倒塌的消息,急急的趕到現場,卻親眼目睹值班同仁氣絕在沈重的磚牆底下……。

含著眼淚,余所長沒有太多悲傷的時間,當時埔里鎮不僅處處斷垣殘壁,罹難者屍體更是到處可見。但余所長必須把握時間,他先騎著機車確認員工的受災狀況,然後馬上指揮在路旁就地搭起布篷,成立救災應變中心,甚至還在一旁設置同仁的簡易靈堂,讓眷屬安心。這樣快速的應變能力,甚至讓埔里鎮長前來請求協助,而余所長也主動擔任埔里921救災指揮中心的搶救組長,積極做好人員編組,組織運作等等。攘外同時也要先安內,亦在服務處旁成立專門服務台電員工、眷屬的「救濟站」,讓所有當地與支援的台電員工無後顧之憂,可以專心投入搶救的工作。

當時的埔里傷亡人數太多,但台電本身亦受創嚴重,因此在確定近郊有一座川流式的北山發電廠尚可獨立發電後,立刻先搶修沿路的桿線,921當晚電力就已經送入當地兩家大型醫院及3個水源地,成為全國災損地區第一個有供電的地方,傑出表現更得到地方民眾及中央政府的激賞。

同樣在第一線奮戰的,還有當時為南投區營業處線路股長的設計課李課長宣昌,他回憶當時因為要檢查供電設備及線路有否斷電,包括倒塌嚴重的大里市金巴黎、龍閣社區等,李課長都得在救災人員、機具還沒進入前,就先鑽到漆黑的地下室,當時不僅街道擺滿屍體,建築內部更是臭味四溢,但他仍得冒著未知的危險,在手電筒微弱的燈光下作業,其間的辛苦,不是外人能夠理解的。

同理心,才能贏得感動

「我們是災民救災民,不嚴重的救嚴重的啊!」921隔天前往埔里支援的劉經理說。許多台電人家中同樣受災嚴重,卻都抱著任務為公司出門工作,李課長就曾在救災過程中,竟然發現同事的太太及小孩待在家中沒飯吃,讓他趕緊去找了慈濟義工,領了便當送過去,可見當時台電人公而忘私的精神。

吳督導表示,很多事要靠同理心主動提供協助,才可能解決問題。他舉例,在進入救災第二階段的安置期時,災民們逐漸搬入政府或民間興建的臨時住屋,當時南投區處很了解民眾對於供電需求的重視,於是主動配合,申請案件隨到隨辦,一個月內就完成近5,000戶臨時住屋的供電,也讓這份光明,迅速溫暖了南投縣市所有人的心。

電力調度有套完整的應變計畫

921地震發生當時實際在中央調度室參與電力調度的籃處長(當時為課長),在地震發生後15分鐘內,就馬上趕到台電大樓26樓的中央調度室,開始他44小時幾乎沒有闔眼的電力系統復電挑戰。

「我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將正常發、輸、變及配電等設備產能及利用率提升到最大,將限電的影響範圍壓到最低。」籃處長說。儘管當年較早已有729大停電的震撼教育經驗,多少能照著類似的思考邏輯作電力系統全停電復電,但很多決策,終究是一邊見機行事,一邊討論出來的。

「當時的體力是耗損很大,但大家精神上卻是始終保持高昂鬥志。」籃處長說。最後透過當場的不斷討論,配合現場勘查線路傳回來的最新消息,中央調度室人員以最高的效率規劃出一條條傳輸電力的最佳線路,最後終於達成任務,在最短時間內恢復全台電力供應。

民國88年,台電經歷過729921的兩次挑戰,不禁令人好奇,究竟台電公司學習到了怎樣寶貴的經驗?一開始籃處長說:「我們學到的經驗,就是一定要有一個完整的應變計畫才行,」但停頓了一下,他不禁又苦笑的說:「但有時候真的是計畫跟不上變化。」

他舉例,之前729大停電時,就理解到若要在短時間內快速提供電力,水力發電可說是最快速的方式,因此之後對水力電廠平時的復電應變計畫訓練就特別加強,但沒想到921大地震發生的地點,卻正好也是在水力發電廠最多的中部地區,當下這些訓練在中部受災嚴重的狀況下,無法得到很好的發揮。

921之後,電力調度處馬上增加了新的應變計畫,特別針對可快速發電的機組作了檢視,例如若遇到電力系統全停電,1小時內可以快速併聯發電的電廠機組有哪些?屆時如何將這些快速併聯發電的機組發電輸送至臨近中型發電廠,帶動其併聯發電?萬一北部地區全部停電且無法由中部地區支援時,北部可自行併聯發電的機組又有哪些?儘管天災難以預防,但這些應變計畫仍是平時就要準備好。簡單來說,就是平時要有好幾套劇本的編排,一有狀況,就能馬上照著劇本走。

 

災變課題

台電吸取經驗與教訓

  每次的災害,都給了台電一個最好的學習機會,來重新檢視電力系統內的不足之處,並給予補充及加強。而台電平時亦備妥許多應變方案,一旦狀況發生,亦有信心在最短時間內,達成全面供電的使命。

10年後,回顧那段搶修電力的過程,仍有太多故事可以談、太多例子可以舉、太多人的身影值得感謝,但重點是,台電究竟在那場巨變後,學到了那些經驗呢?  

台中供電區營運處運轉組蕭經理耀丕表示,經過921之後,台電公司在隔年的民國894月,就訂出供電系統第一本針對防震的「輸變電設備防震(災)對策」,並在不斷收集資料補充後,於民國9510月增訂二版,內容涵蓋輸電線、變電所、塔基等設計規定,以及災害發生的檢查、處理、應變中心的建構與指揮、演練與檢討等等,全都規範在內,並且每年定期加強員工演練。

特別是針對設備的防震係數提高,如建築物內之各項附屬設備均全面增設「第三點固定點」以防搖晃,同時也加裝防震橡膠,強化機器設備上下及左右搖晃的固定能力;戶外的設備基礎原本的4個基樁,現在也多強化為「四樁連樑」,均讓921之後的電塔、建築、設備等更為耐震。

除了硬體設備提高防震係數,電力系統規劃也有因應之策。

首先,就是慎選輸電幹線路徑。由於以往超高壓變電所多比鄰山區,使超高壓第一路及超高壓第二路皆靠山區而建,而超高壓第三路則靠沿海興建,雖然彼此存在不同風險,但均已依其特殊性,採取高標準的防護手段。而為了避免輸電線過度集中在同一變電所,921之後亦在第一路超高壓的中寮開閉所旁通工程完工後,分散引接輸電線路;規劃超高壓第三路則由龍崎超高壓變電所改接至瀰力超高壓變電所,均達分散風險目的。另外,輸變電系統亦採取特殊的保護系統,減少大停電發生機率,這些都是921帶來的後續影響。

分散風險,加強電力系統的改善

10年前因為南電北送的依賴度高,一旦中寮開閉所發生狀況,對整體的電力調度就有很大的影響。這個風險也讓台電痛定思痛,逐步調整南北電力的區域平衡。目前北部新增的供電機組愈來愈多,包括和平、海湖、新桃、國光等民營發電廠和本公司大潭發電廠,及再2∼3年將加入商轉的龍門核能發電廠等等,都能確保未來大規模的停電、限電狀況愈來愈難出現,縱使有也僅為小範圍局部影響,同時復電時間將更為快速。

「雞蛋不要都放在一個籃子內。」籃處長表示,如此才能分散風險。隨著天然氣發電占比逐漸增加,天然氣供應已成為穩定供電的風險因子,所以像是天然氣接收站,以往僅有高雄永安一座,但之後多了台中天然氣接收站,每天還得同時盯著兩邊的天然氣存量看。

同時,電力調度處也思考肩負指揮中樞的中央調度室,萬一遭遇電訊中斷或受損的狀況時,還有能力指揮電力傳輸嗎?因此以南北「同步運轉、互為備援」的運轉方式,增建了高雄調度中心,兩邊隨時保持連線狀態,一旦北部的中央調度室出現問題,高雄的調度中心可以馬上接手,這種「雙主控」的設計,已經是全球電力公司中最高等級的水準。

另外,電力調度處還加速成立了調度模擬操作中心,目前硬體都已具備,只待強化軟體、資料庫等等,就可以模擬各種全停電、事故等狀況,訓練調度員的反應能力。這一切的準備,都可說是防範危機於未然。

台電經歷過無數次災害考驗,每每均能從過程中吸取經驗教訓。中寮超高壓開閉所林經理正仁很有自信的說:「經過921地震災害後,硬體設備、線路傳輸方面都有很大的改善進步。但天有不測之風雲,倘有災變發生,信心、經驗讓我們相信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恢復正常供電。」

深思大地的生命軌跡

921大地震後,我們應當學習對大自然的謙卑與崇敬態度,在現代的科技仍無法精準預測天災、地震的情況下,瞭解與自然和諧共處,萬物共生、共榮的道理;平時多一份準備,就可以少一份恐懼與傷心。

的確,10年後的今日,「88水災」重創南台灣,台電人同樣投入全部心力,幫災區民眾渡過難關。每次的災害,都給了台電一個最好的學習機會,來重新檢視電力系統內的不足之處,並給予補充及加強。而台電平時亦備妥許多應變方案,一旦狀況發生,亦有信心在最短時間內,達成全面供電的使命。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