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電廠工程遷移漂泊,是他工作生活寫照。
昏暗深邃的隧道中,塵土飛楊,
即使洞外豪雨,隨時可能變”關山”,
堅守在此,為的是水輪機重啟那一刻,旋出綠色電能…

逐工程而居的飄泊人

提到台電現場工作人員,腦中最常浮現可能是在颱風風雨中搶修電線桿、維護電塔的身影。但有一群人是電廠興建先鋒,神龍不見尾。人們戲稱理想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但他們卻是「離家千萬里」,工作及生活隨發電廠工程四處移居,足跡踏遍台灣南北,無法自己決定落腳處,像是現代版「逐工地而居」的遊牧民族。

 

在台電服務一輩子的亘曜大哥,就clip_image002是其中一員。從民60年核一廠開始、核三廠、明湖明潭、鯉魚潭電廠,一路到大甲溪谷關,現今青山廠復建,在台電40年光景,可說「那裏蓋電廠,就往哪裡去」,從恆春、金山、水里、苗栗、台中全台走透透。古代大禹治水是「過家門而不入」,自己卻常因為施作工程地點太偏遠,連家門都無法相見,以前老家在南投,在恆春工作時曾經一至兩個月都未曾回家。

                                  圖1:民66攝於核三分處水中開挖受泥船

隨時有被「關」的心理準備?! clip_image006

水力電廠工程多在窮鄉僻壤、深山中的深山,大家戲稱在這是「好山好水…好無聊」,聯絡外界的中橫公路九二一大地震後,更是逢雨路斷。夏季洪汛期看著豪雨直落跟暴漲的溪水,拍擊沖刷著河岸山壁,內心嘛ㄟ驚驚。去(100)年有次好不容易事先安排好休假,卻遇到611大豪雨,多處坍方,被關在山上四五天,大雨一直落土石一直滑,道路無法立即搶修,內心焦急也無計可施。在這邊的生活跟農民一樣要看老天爺臉色,去留移動都要老天保佑。

 

                          圖2:民84攝於鯉魚潭測量工作

來挑戰雪山隧道外,台灣最長車行隧道!

為讓未來青山電廠交通,不再受大甲暴漲溪水或土石流威脅,所服務第三檢驗隊負責在此挖築全長5.62km,一條僅次雪山隧道,全台灣最長的車行隧道。

clip_image012
圖3:青山廠房連絡隧道挖掘情況         clip_image009
  圖4:隧道工程人員仰賴的送風機

隧道挖掘深入山脈,不見天日

開炸時「砰!砰砰砰!砰!」炸藥爆破巨大轟隆聲響,在隧道狹窄空間,擠壓成陣陣聲波,人在其中心臟與身體都隨之震動,漫天煙塵迷濛一片,就佩戴著防塵口罩在昏暗中持續指揮監督著工班的推進。

睜眼所見,四周僅有岩層山脈;所呼吸空氣來源,仰賴從隧道口拉起的送風機;耳朵所聽到的,是大型機具開挖運作的聲響,除了收工回到工寮,真是所謂不見天日。亘曜大哥自己笑說工作這麼久習慣了,與幾個老同事,一路從核能廠、抽蓄、水力工程,攜手建築而來,一貫謙遜口吻:「這沒有什麼,應該A,大家逗陣的成果。」

clip_image014
圖5:民101攝於青山施工現場

訪問過程中,每個人見到63歲亘曜大哥,熱切呼喚「老塞、老塞」(台語,老師傅之意)。一群老師傅隨台灣電力建設的發展,離鄉背景四處遷移,一方面讓經濟發展電力供應無後顧之憂,也讓每戶人家都亮起點點燈火。

(撰文者:公服處吳佩芸)

 台電小學堂
大甲溪青山分廠昔是台灣最大慣常水力發電廠,位於德基谷關之間。921大地震造成山區邊坡嚴重崩塌、河道淤積,又於民國93年七二水災重挫,發電廠房被泥水淹沒全數毀損,為了自產綠能發電,台電展開7年青山復建計畫。

clip_image002[1] clip_image004

左圖:台8線35K坍方                     右圖:青山發電廠房淹水

台八線中橫公路上谷關至梨山段,目前仍管制封閉,僅開放居民特定時段通行,遇大雨即坍方中斷。為確保重建後電廠順利運作,青山復建工程重點為避免土石流、邊坡及河床淤積的影響,故捨棄原本沿山坡開鑿的公路,另開鑿5.62km隧道,直接連接地下發電廠房,完工後,青山分廠聯絡與運作,將可以不再受到土石流與道路坍方威脅。

clip_image006[1]image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