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1.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團!好康消息最先知道

2.  台電推出兒童網站囉! 

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首頁 > 台電月刊封面故事

QQ1

採訪攝影/ 紅藍創意團隊 協助/ 大甲溪發電廠
大甲溪是台灣水力最豐富的溪流,也是學者眼中最能代表台灣魚類蘊藏的溪流。台電在溪上建壩發電,供應下游民生灌溉用水,同時也在水壩旁修築魚道、流域裡放流魚苗,和學界、社區民眾,以及環保團體,共同打造生態與水資源永續運用的溪流⋯⋯

打造魚兒回家的路
看,魚在跳!」大甲溪發電廠土木組觀測課同仁王士霖既怕打擾正在力爭上游的溪魚,又難掩興奮之情繼續說:「那邊也有,注意看,牠跳上瀑布,前一段逆流而上好像慢動作,到上面就很快游走了。」王士霖看得仔細,他的描述也非常有畫面感,依他的指示,果然輕易看
到溪魚躍上魚道的景象。
靠近魚道入口觀察,大約半個鐘頭,即目睹到10 多條溪魚躍出水面。王士霖以及水路組水路課盧民鋒課長邊指點採訪團隊何處又有魚類跳上魚道,還不時輕呼,可以感受到他們情緒之興奮高昂,和初次來魚道觀魚的我們完全一樣。

QQ2QQ3
左圖:馬鞍壩魚道入口,左側為水池式魚道入口,右側長方型孔為丹尼爾式魚
道入口。
右圖:魚道前跳躍的溪魚。

大甲溪復育的一線生機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從觀魚的過程中成為哲學家或民族救星,但是看到魚兒悠遊、或者閃爍鱗光倏然躍出水面,情緒都會高昂起來。親近自然、愛護生靈是人類的天性,尤其,看到鳥飛魚躍、山林蓊鬱生機無限的自然,應該都會像在馬鞍壩魚道旁的大夥兒,打心底愉快起來。
事實上,自從民國88 年,921 震災之後,歷經多次颱風水患,大甲溪已飽受摧殘,這條學者眼中最能代表台灣淡水魚類的溪流,由於砂石坍方湧入河道破壞棲地、加以氣候異常使河川流量變化劇烈,大甲溪的生態豐富程度大不如前;但人類親近自然的本性以及環境意識提升,促使台電公司、社區民眾、環保團體、學術界等各方人士都對大甲溪的環境投注關懷,從各方面採取作為。雖然目前仍未能回復921地震前的溪流生態,但從馬鞍壩魚道前跳躍的溪魚,已經可以看到溪流復育的一線生機。而馬鞍壩魚道的規劃設置和運作維護,可以說是人類對大甲溪生態展現善意具體作為,而這件工程的背後,有非政府組織的督促建議、學術界調查研究、台電公司投資維護各方面的努力。

魚道非專為迴游性魚類設置
魚道,或者稱為魚梯,是一種輔助魚類跨越溪流壩體的設施,多數魚道的設計是利用較平緩低矮的階梯狀水道,使魚類逆流而上,穿越如水壩等因為落差而造成的障礙。早年的魚道主要為了協助迴游魚類在有人工水利設施的溪流中生存,但近年來研究顯示,魚道的設置有助於水生動物上下游移動,增加棲地的多樣化;同時也能避免棲地零碎造成水生動物族群隔離,基因複雜度降低,有助於物種存續。台灣早在日據時期就曾在新店溪上的幾座水壩設置魚道,之後由於生態保育觀念未萌芽,以及多數水壩的壩體高、落差大等環境因素不適合設置魚道,直到民國82 年台電在大甲溪上修築馬鞍壩,國人才第1 次在水壩上設置魚道。此後,位在大安溪上的士林壩,以及921 震災後,重修大甲溪下游石岡壩時,也設置了魚道。
「魚道很有成效,工作人員清理馬鞍壩魚道的時候還看過大尾鱸鰻;爬岩鰍、鰕虎魚也很多。」台電環保處蔡顯修處長說。20 多年前,蔡處長參與馬鞍壩魚道規劃設置,多年來始
終關注魚道的使用成效,也曾經發表「卓蘭發電廠士林壩魚梯效能評估」的學術報告。此外,蔡處長亦思考如何將日據時期新店溪小粗坑壩的魚道恢復功能。因此,即使事隔多年,談起馬鞍壩魚道設置過程,他仍記憶猶新。

QQ4圖:魚道前的河床經過適當的棲地改善及水流導引,才能讓魚類有意願利用魚道。

 

 

 

 

 

民國75 年,台電成立環保處,剛剛取得農化博士學位的蔡處長以科技人員任用條例到環保處任職。當時,行政院環保署尚未成立,環境影響評估法還未立法,但台灣社會的環保意識已經萌芽,經濟部要求台電針對進行中的明潭抽蓄發電廠、台中火力發電廠、新天輪發電廠3 個電力開發案試行環評。其中台電評估新天輪發電廠完成後尾水水量增加,可在下游築馬鞍壩引水,增設馬鞍機組〈當時為馬鞍分廠〉。由於試行環境影響評估,以及馬鞍壩修築引起地方環保團體關注,台電於是委託學術單位進行「大甲溪魚類棲地改善研究計畫」等4 項研究計畫,並委託「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進行生態教育及河川巡護工作。
QQ5 QQ7QQ6
上左圖:馬鞍壩魚道設計了水池式和丹尼爾式2 種魚道,圖為丹尼爾式魚道。水池式魚道在其右側。
上右圖:水池式魚道入口,溪魚逆水而上,可在階梯狀水道中稍停,恢復體力。
下圖:馬鞍壩魚道是國人建造的第一個大型魚道,圖中左側水道是為了維持溪流生態基礎流量的排水道。

「那時候我年輕,汪靜明老師也剛回國,我常常跟著他一起跑野外。」蔡處長表示,當時負責「大甲溪魚類棲地改善研究計畫」的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汪靜明博士 ( 現為台師大教授),
和他年齡相近,同樣對野外工作充滿熱情,為期3 年的棲地改善工作,2 人一起做了許多設施,營造淺瀨、深潭等不同的環境供魚類棲息。蔡處長表示,當時國內做棲地營造的經驗不多,汪靜明教授援引國外經驗改善河川棲地,初時頗有成效,但台灣溪流豐水期和枯水期的流量差異甚大,尤其颱風帶來的豪雨往往讓河川地貌全然改觀。「本來希望這些設施能長長久久,一場颱風就全毀了。」蔡處長感慨地表示,設施固然難免損壞,但經常損壞就有檢討的必要,於是大甲溪魚類棲地改善工作暫時終止。雖然,棲地改善未竟全功,但卻為日後的魚道設置提供相當有價值的參考經驗。

營造環境引導魚兒游向魚道
各項研究計畫進行的同時,台電就新建發電廠和修築水壩等工作,積極與學界及地方人士展開溝通,為回應社會期待,台電決定委由顧問公司研究馬鞍壩設置魚道的可能性。當時國內並無魚道設置經驗,顧問公司還派員到日本考察學習,計畫在馬鞍壩右側興建長144 公尺的水池式魚道,以及長度77 公尺的丹尼爾式魚道。2種魚道設計各有特點,提供不同特性的水生動物使用。蔡處長記得,魚道形式決定之後,由於沒有前例可循,誰也沒把握它能在溪流上發揮作用,於是透過當時的「水資源統一規劃委員會」〈經濟部水利署前身〉位在新店的實驗室,進行水工模型測試,測試結果確定可行。「那只是水文測試,沒有魚,要讓魚進入魚道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蔡處長說:「大甲溪的河道會跑,還是要做適度改善。」

大甲溪馬鞍段的溪床開闊,豐水期河水上浩浩蕩蕩,一到枯水期,溪水則在河床任意流動,得透過適當疏濬,加上累積的工作經驗,營造水生動物喜愛的環境,才能引導魚兒游向魚道,找到回家的路。

民國87 年,馬鞍壩魚道完工運作,民國92 年起,台電透過水底攝影機觀察魚道運作狀況,發現魚道入口下方水域魚群聚集,進入魚道溯游到壩體上方的也為數不少。根據文化大學生命科學系副教授陳亮憲今年發表的研究報告,馬鞍壩上、下游的魚類群落沒有呈現隔離的現象,報告上寫著:「顯示魚類能順利利用馬鞍壩上溯與下降,河川廊道並未受到阻
隔。」

QQ8
圖1: 每遇颱風豪雨,台電同仁就得清理魚道,2 位巡視魚道的台電同仁,左為大甲
溪發電廠水路組水路課盧民鋒課長,右為土木組觀測課王士霖同仁。
圖2: 大甲溪發電廠土木組陳慶協經理,他身旁是有關大甲溪環境的觀測報告。
圖3: 正在放流魚苗的發電廠同仁,表情十分愉快。

整治河床增加魚道利用率
大甲溪發電廠廠長辦公室裡,謝鵬洲廠長、葉景峰副廠長、羅瑞雲
副廠長、水路組廖欽秋經理、土木組陳慶協經理都在座。廖經理表示,只要颱風大水,魚道一定會堆積流木、砂石, 今年6 月初的1 場暴雨, 同仁清理魚道就花了近1 個禮拜。「雖然辛苦,但是清理的時候看到魚在魚道裡,大家都很興奮。」葉副廠長是土木專家,魚道設置的過程他參與頗深。他表示,根據研究,魚道裡的石塊、流木,可以提供溯行的魚類掩蔽、休息,他都會請同仁保留一部分雜物,讓水生動物更樂於利用。此外,魚道設置以來,入口處長期沖刷,河床與魚道入口落差日大,台電還整治河床,縮短魚類跳躍距離,增加魚道利用率。

羅副廠長表示,每年7-9 月是溪魚溯游的高峰期。「看到魚在魚道裡游,很感動。」土木組陳經理表示,他在鄉下長大,從小在溪裡玩水抓魚,現在看到魚能夠順著人類設計的設施往上游,實在很不簡單。事實上,當我們看到台電從設計、施工、到維護所花費的苦心,也和陳經理一樣,感覺非常不簡單。
QQ9圖: 魚苗放流也是大甲溪魚類復育的重要工作,放流前得先讓魚苗適應溪流溫度。

 

 

 

 

 

這些水壩由於壩體高未能設置魚道,台電為了維護溪流生態,確保魚類族群數量,民國86 年起亦在大甲溪各個溪段視水域特性進行魚苗放流復育工作,截至民國100 年,10 餘年來已放流60 萬尾魚苗。除了維護溪流生態,放流在水庫中的魚苗還可以抑制水庫優氧化、避免進水口柵欄苔蘚堵塞,對大台中地區民生用水的水質頗有改善。從大甲溪發電廠提供的魚苗放流歷年照片中,看見歷任廠長及台電同仁在放流魚苗時,都自然流露愉悅的神情,可以感受那種愛護生靈的心情。

「魚苗放流也很有學問。」大甲溪發電廠謝鵬洲廠長笑著說:「要先把裝魚苗的袋子泡在溪水裡,等小魚適應溪流的溫度,才能慢慢放流。」謝廠長一頭銀髮,說話輕柔舒緩,雖然是坐在辦公室裡回憶起放流魚苗的過程,聽起來似乎還手捧著嬌貴脆弱的小生命。看來,在大甲溪發電廠待久了,每個人都會變成溪流生態專家。QQ!0
圖1: 水池式魚道局部,這些水池可讓魚類暫停,恢復體力。
圖2: 丹尼爾式魚道局部,丹尼爾式魚道設置空間小、較為經濟,但較適合台灣鏟頷魚這類運動性強的魚類。

慶幸對環境有貢獻
環保處蔡處長表示,水力發電是潔淨的能源,但不可否認水壩攔水,確實會造成棲地阻隔和人為的水庫淹沒區,勢必對生態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重要的是如何透過完善的評估和適當的管理,降低開發行為可能造成的環境衝擊。馬鞍壩上的這條魚道,以及定期的魚苗放流、適度的棲地改善,顯然已經達到降低生態衝擊的目標。「若干年後,當我們回頭看我們的電力設施,會慶幸自己曾經對台灣的環境有過實質的貢獻。」蔡處長這麼說。

事實上,馬鞍壩工程能夠及早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規劃魚道,除了由上而下,經濟部要求進行環評示範,還有一股來自地方的力量敦促。接下來採訪團隊將拜訪這個歷史悠久的非政府組織,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看看他們在馬鞍壩魚道和大甲溪生態維護上,和台電的交鋒與合作。

馬鞍壩上的2 種魚道-------------------------
馬鞍壩魚道是國內第1 座大型攔河壩魚道,為了考慮不同魚類的利用效能,共設置2 種魚道,主魚道為水池式階梯魚道,副魚道為丹尼爾式魚道。
1. 水池式階梯魚道:全長144 公尺,分為上直線段、轉彎段與下直線3 段,大體上呈Z 字形,共72 個水池區塊供魚類上溯時稍停,池壁設有潛孔供魚類通行,以馬鞍壩魚道為例,包括底棲性的爬巖鰍、纓口鰍、鰕虎數量不少,亦可見石、台灣鏟頷魚等。
2. 丹尼爾式魚道:量體較小,長77 公尺,與水池式魚道平行而建,魚道內設置密集的不銹鋼板隔成許多小空間,供魚類暫停,不鏽鋼板中間有V 型缺口,供魚類通行。丹尼爾式魚道的優點是長度短、較為經濟,缺點是擾動劇烈,較適用於運動性強的魚類。如石及台灣鏟頷魚,也曾發現過大型鱸鰻。無論何種魚道,都需控制水流速度,讓流速足以吸引魚隻溯游,卻又不能過快造成魚類體力耗盡無法繼續旅程。
----------------------------------------------

 

努力重現溪魚家園

您說過台灣的河川,就屬對大甲溪的感情最深了,瀏覽過大甲溪的美,的確會讓人喜歡上她,我們這群人在她身旁長大,也還有很長的日子要依靠她,子子孫孫也大多要在這裡成長,我們能不能為她一起付出一點心力?」

以上的文字節自「給孫運璿資政的公開信」,公開信刊登在民國79年4 月出版的東勢區生態環境維護協會會刊上,這個協會正是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的前身。執筆者以感性與理性兼具的文字,期待能影響台電在大甲溪下游興建馬鞍壩的計畫。
image
圖1: 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長期關注大甲溪生態,右為創會會長吳鎮坤,左為現任總幹事徐權童,桌上的研究報告是台電委託學者專家進行的大甲溪基礎研究成果。
圖2: 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會刊,以及該會舉辦的公聽會論文集。

期望台電整治大甲溪
刊登公開信的同1 個版面, 另有1 篇名為「回首前塵」的文章,作者吳鎮坤是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創會會長,內容敘述民國76 年協會成立以來致力改善大甲溪流域生態環境,其中有一大段談及協會聯合鄉鎮首長、地方人士希望台電能負起整治大甲溪的責任。

衣著樸素、笑容親切的吳鎮坤,遞出1 張白紙黑字簡單的名片,頭銜是山城周刊社長。原來,大學主修新聞的吳先生,是民國70 年代第1 批辦社區報的返鄉知識份子,當年的社區報多數已經停刊,山城周刊卻能出刊至今,持續關注地方事務。而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由他號召成立,顯然也是個堅持理想,長期關懷環境的地方環保團體。

「那段河道是鄉親和遊客最喜歡的地方。」吳先生表示,當年馬鞍壩一帶溪水平緩開闊,兩岸植生茂密,每到假日遊客戲水釣魚十分熱鬧;為了期望能影響台電興建馬鞍壩的計畫,他結合流域周邊4 鄉鎮長、民意代表推動聯署,辦了1 場為期3 天,有不少重量級學者和民代出席的大甲溪水源保護公共政策聽證會。

積極回應地方訴求
「他們對大甲溪生態關切很深。」台電環保處長蔡顯修這麼說。當時,台電也頗能感受社會的期望,日後,台電雖然未停止馬鞍壩興建,但仍積極回應地方人士要求,委託學術界展開4 項研究計畫,分別是:1.「大甲溪魚類復育計畫」,由當時的台灣省水產試驗所主持;2.「大甲溪淡水魚復育調查計畫」,由台大動物研究所林曜松教授主持;3.「大甲溪水文及河道疏濬與沖淤研究計畫」,由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研究所何智武、段錦浩兩位教授主持;及4.「大甲溪魚類棲息地改善研究計畫」,由當時的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汪靜明博士主持。此外,馬鞍壩的魚道也在學界和地方人士建議下,台電委託研究施
工後修築。

「魚道效果很不錯。」吳鎮坤先生回憶,不少鄉人遊客會到魚道入口撈魚,生態協會曾組織志工到現場勸阻,台電後來也在魚道周邊成立禁漁區,派專人守護。

「現在我們瞭解到,沒有水壩,大台中地區水、電都成問題。」吳先生表示,大甲溪上的幾座水壩存在多年,有它在民生經濟上的重要性,長期下來已形成穩定的生態,他們期待台電持續改善河川生態,保持和地方的溝通,重現大甲溪的潔淨和美麗。

Q11

圖:921 震災及歷年來的風災水患,造成大甲溪溪床上砂石堆積,魚類棲地嚴重破壞,台電與各界人士投注心力,但成效並非立竿見影。

 

 

 

魚道成效佳,但天災影響魚類生存
魚道成效雖佳,但因921 地震和隨後而來的風災水患,使得大甲溪環境改變,加上發電廠也受損嚴重;而台電在修復發電廠的同時,另1 項大甲溪流域整體復育計畫,默默展開。

台電為了重建位在大甲溪上,民國93 年七二水災時受損的青山分廠,提出「大甲溪青山分廠復建計畫環境說明書」時,同時也承諾提出2 階段的「大甲溪流域生態保育計畫」,以兼顧大甲溪水資源的永續利用及河川生態維護。而「大甲溪流域整體生態保育計畫」第1 階段計畫,就是由文化大學生命科學系陳亮憲副教授主持。為了瞭解計畫研究過程,採訪團隊前去拜訪陳副教授,他相當慎重的取出筆記型電腦、書面資料,找到1 間會議室打出一張張投影片,從數十年來大甲溪流域的水文、氣候、魚類族群的改變,話說從頭。

「大甲溪應該是最能代表台灣魚類的溪流。」陳副教授指出,大甲溪發源於海拔3 千多公尺的高山,流域面積1,235.73 平方公里 ,從高海拔到出海口,地形和氣候多樣,提供各種不同的魚類棲息,造成魚類的特有性高,同時也因為一些人為和自然限制,外來魚種侵入的情況和較台灣其它溪流相對輕微。在921 地震之前,陳副教授已接受台電委託在大甲溪進行魚類生態調查。

「那時候,假日到大甲溪,路邊要找1 個停車位都難。」陳副教授還開玩笑說,每次採樣,做魚體型質測量,魚真的多到驚人。然而,計畫進行中,921 發生,研究中斷。地震後不到1 個月,他想盡辦法進入災區,探望他關愛的溪流和魚類,從那之後,他在大甲溪上持續進行研究,同時也感受到那1 場大地震,以及後來的風災水患、氣候變遷,對大甲溪和溪流魚類造成的嚴重傷害。他就著1 張溪流魚類數量變化圖表,說明921 之後,魚類數量減少,接著桃芝風災、敏督利颱風造成七二水災,然後聖嬰年、反聖嬰年降雨量大起大落,大甲溪魚類接受重重打擊,族群數量至今無法恢復元氣。

復育,漫長艱辛的路
「老闆娘對我說:老師,茶葉蛋我不收你的錢,你幫我們把魚找回來好不好?這句話像個緊箍咒,給我好大的壓力。」陳亮憲副教授笑著說。

「現在的生態不能叫自然生態,應該叫人類生態。」陳副教授表示,由於人類對自然的開發利用,真正的自然生態已經越來越少。以大甲溪而言,921 之前,流域中的水壩都已完成,長期下來已經形成穩定的生態,天輪、馬鞍壩以下溪流,當時魚類生態頗為豐富,賣茶葉蛋老闆娘想要找回的,就是921 前的魚類盛況。但是,由於河川淤積、棲地破壞嚴重,陳副教授在研究報告中建議魚道以外的河川棲地改善、魚苗放流等工作,台電持續在做,也依學者的建議調整修正,但成效無法立竿見影。

「台灣的氣候這幾年變化太快,對魚類生存很不利。」陳副教授說:「還好,台電給我這個機會,有這麼長的時間觀察大甲溪生態,也給我機會慢慢找出改善魚類處境的辦法。」把魚找回來,還有一段長路要走,更需要台電和學界、環保團體、居民一起付出心力。

Q13

圖:馬鞍壩上方的一處沙洲,鷺鷥成群。大甲溪上的水壩已建立了一個穩定的生態體系,危害魚類生存的,主要還是湧入溪床的砂石,以及氣候變遷造成的雨量異常。

 

 

 

 

 

 PS:本文摘選自台電月刊第596期(101年8月號)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9-08 01:38
中國時報 【趙麗妍/台中報導】 
 
     「我的名字叫賛庭,但我的人生絕不暫停」!林賛庭笑說。廿九歲那年,因工作疏失,失去了左手,從此他所有的生活習慣,一切事物都要重新適應;在家人鼓勵下,他認真進取,進入台電內勤工作,用一隻手撐起一家大小的生計。

     「不要自卑」林賛庭手術完在恢復室甦醒後,太太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回憶起事情發生經過,夫婦倆印象依舊十分深刻。台中市西區公正里的林賛庭是電線桿工人,那天他照常爬上電線桿從事活線作業(意指不斷電的作業模式);平時做事相當謹慎的他,當天竟失了神,一聲「啪疵」,「啊」林賛庭一聲慘叫,人便昏了過去。

     同事趕忙將他送往醫院急救,觸電的左手緊急作了截肢手術才保住一命,觸電的同時,電流在林賛庭雙腿留下了兩個大大的出口傷疤。太太蔡美娥表示,他住院休養快五個多月的時間,每天看他換藥,總要清除一些爛肉,有時都可見到筋骨了,想起就相當不捨。

     出院後,蔡美娥每天細心幫先生換藥,奇妙的是,傷口逐漸癒合,雙腿的傷疤結痂的形狀竟與台灣與大陸形狀十分相似,左邊是番薯形狀的台灣,右邊為秋海棠形狀的大陸。

     失去左臂後,林賛庭無法再擔任電線桿維修工,只好到空中行專繼續進修,進入台電內勤部門工作。

     家中煮飯、洗衣等大小事,林賛庭都一手包辦,就是捨不得讓愛妻辛勞。他說「什麼事都要訓練,遇到困難要想辦法解決」,即使僅剩一隻手,但他在生活上從未感到不便。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