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1.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facebook粉絲團!好康消息最先知道

2.  台電推出兒童網站囉! 

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考生們期待台電職員筆試成績公布囉!
預祝大家榜上有名, 記得上網登錄跟準備簡歷表唷! 加油

資料來源: http://exam.taipower.com.tw/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頁 > 台電月刊封面故事

實地跟隨勘測同仁到現場,會發現台電的勘測工作有其獨特之處,
而勘測同仁也總是想盡辦法透過勘測技巧,讓輸電線路更符合成本效益,電力輸送更穩定。

image圖1:長柄柴刀是進入山區勘測時不可或缺的工具,這些柴刀油油亮亮,一眼便知是經常使用的工具。

 

 

 

 

 

「台電的測量比較辛苦危險,測量的要求也不一樣。」台電外聘的測量技術人員潘中新先生說。潘先生戴著安全帽,眼睛緊貼著經緯儀,臉上滿布豆大的汗珠,說話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一旁陳森封領班拿著小冊子記下經緯儀的讀數,以及附近地形地物草圖;遠處則有先導張炳棋拿著反光稜鏡和長柄柴刀,一面聽潘先生和陳領班指示,一面砍草開路,逐漸深入樹林。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頁 > 台電月刊封面故事

當設計和工程人員還沒到現場,勘測人員即憑著手中的地圖率先探勘,往往得深入蠻荒、置身險境,才能將現場情況帶回公司,為後續設計及施工作業提供參考依據,他們是台電真正的冒險家,篳路藍縷的電力供應先遣部隊⋯⋯

攤開舊地圖

看見勘測人員的汗水與足跡

攤開舊地圖,大家在地圖上指指點點,曾經去過現場的可以指出當地的地貌風物,沒去過的也能從地圖上的記號,說明鐵塔位置和線路走法。攤開舊地圖,似乎也打開了同仁的往日記憶,這些記憶,除了讓我們瞭解勘測同仁的辛酸甘苦,也可以大略拼湊出台電輸電線的架設歷史⋯⋯

  「勘測人員是從沒路走到有路,沒有橋就涉水,2
沒法涉水就繞過去。」輸變電工程處北區施工處土
建一組勘測課鐘大山課長笑著說。為了實際瞭解早
年勘測工作的困難,鐘課長帶著我們採訪輸變電工
程處總務組的退休經理劉建章前輩,劉前輩從民國
58 年開始接觸勘測工作,到民國80 年代轉入地權
單位,20 多年的勘測生涯中,辛苦危險是日常工
作的一部分,其中南北超高壓第一路,以及搶修賽
洛瑪颱風損害線路的勘測都讓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時的儀器應該是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很
重,用木箱子裝。」劉前輩回憶民國58 年他勘測
南北超高壓第一路,從台中天輪到南投中寮段,從
天輪出發,走吊橋過大甲溪往南,迎面就是陡峭的
山路,當時年輕,木箱裝的貴重儀器由他背負,沒image
多久,卡在腰、背上的木箱就弄得周身疼痛,一天
下來,身上總有幾處破皮、瘀青。走在只有原住民
活動的獵徑上,不時有百步蛇埋伏道旁,虎頭蜂追
襲的事件也遇過不少。每天進出山區,過程中勞心
勞力,經常讓他興起不如歸去之感。「還好,我們
是鄉下孩子,體力好,吃得了苦。」劉前輩笑著表
示,讓他熬下去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條線距離老家埔里很近,不時可以回家看看。如此前前後後辛苦了1 年多,終於把這條線路勘測完成,後續工作得以順利推動。

imageimage

圖1. 輸變電工程處北區施工處土建一組勘測課鐘大山課長,他從勘測工作基層做起,對勘測同仁的甘苦瞭解頗深。
圖2. 退休同仁劉建章前輩,從民國58 年到81 年從事第一線勘測工作,親身體驗早年線路勘測的辛酸甘苦。
圖3. 早年勘測設備原始,劉前輩取出當年使用的計算尺,在場已經沒人會使用了。

  民國63 年10 月,板橋∼天輪∼高港345 kV 線路及板橋、天輪、高港超高壓變電所竣工加入系統,共330公里,這是台灣第一條超高壓輸電線路,完成後電力系統邁入超高壓輸電線新紀元,並使我國成為東南亞地區繼日本之後第2 個具有超高壓輸電線系統的國家。

  這段期間,台灣經濟快速發展,輸電系統建設快速推動,當時的輸配電工程處下轄勘測人員達10 個班,5、60 位工作同仁,他們南北奔波,扛著設備出入荒野城鎮。民國66 年7 月,賽洛瑪颱風侵襲台南高屏地區,造成輸電線路嚴重損害,讓劉建章前輩、鐘大山課長等人經驗到另一種辛苦。

吃便當配腸胃藥image

   中度颱風賽洛瑪路徑詭譎,環流小而結實,它在菲律賓東方海面形成後,緩步朝西北方面移動,然後在台灣海峽來個回馬槍,從台灣西南部登陸,造成南台灣極為嚴重的破壞,當年的國外媒體形容賽洛瑪颱風「造成二戰以來台灣最大的破壞件」。而台電的輸電鐵塔則有184 座全倒,10座橫擔損壞。
  「鐵塔一整排,好像鞠躬那樣倒下去,」鐘課長彎折手掌,形容鐵塔齊齊彎倒的模樣。他記得,中山高速公路還沒完全通車,勘測人員連夜開車,看到哪一段高速公路通車就開上去,想辦法盡早趕到現場,車過嘉義,整個台南高雄一帶幾乎全面停電,同仁立即展開勘測工作。劉建章前輩負責臨海工業區南工變電所一帶線路,每天天一亮就開始測量,測到天黑無法測量為止。回到旅舍吃完飯,澡都沒洗就開始繪圖、定鐵塔位址,畫到深夜11、12 點告一段落,把負責設計的同仁叫起床,由設計同仁依據測繪結果接手設計,第2 天天一亮又出門測繪,這時設計同仁已經將設計圖完成,施工單位便帶著圖上工,如此環環相扣,近乎不眠不休工作1 個多禮拜,終於恢復供電。

image圖2. 民國80 年代,新東西線超高壓輸電線路勘測已逐步展開,這是一條對台灣全島電網穩定度極具貢獻的輸電線路,勘測和工程的艱辛困難同樣極
具代表性。
圖3. 劉建章前輩難得在山區留影,拍攝當時應為民國80 年代。

「三餐吃便當,買來的便當還會附1盒暮帝納斯。」劉前輩笑著表示,那段時間南部大停電,食物無法保鮮,大家吃便當配腸胃藥硬撐著工作,還是把任務完成。「不供電不行,
那是我們的責任啊。」劉前輩這麼說。
台灣的輸變電工程建設,是台電各單位通力合作的心血成果。系統規劃處會先依台灣社會的用電需求,規劃超高壓及高壓輸電線路架設的起迄點,再由輸變電工程的設計部門依據規劃的起迄點中間設計適合的路線,

但現場是否適合架設,還得交由勘測課人員在設計和施工人員都還沒到過現場的情況下,憑著手中的地圖,率先探勘,透過反覆地測量、觀察、描繪,將現場的真實情況帶回公司。就
輸變電工程來說,他們是探索人煙罕至地帶的先遣部隊,為之後的設計、地權、施工、架線各項工作先行開路。而台灣的輸變電線路經常是跨越崇山峻嶺人跡不及之處,勘測同仁往往得深入蠻荒,見識常人所不能見的風景,也經歷人們無法想像的辛苦和危險。

imageimageimage

圖1. 勘測課辦公室內,同仁展開舊地圖,早年設計人員就是藉由這樣的地圖先行設計路線,再由勘測同仁到現場測繪,確定可行性和經濟性。
圖2. 勘測課林陸生領班,做了40 年勘測工作,他說,台灣全島只缺楓港到核三那一段線路沒測過。工作中曾被蜂螫住院、做緊急擔架扛受傷同仁下山,各種危機他都處理過。
圖3. 民國58 年,劉前輩背著沉重的設備走過崇山峻嶺,進行台電第一條南北超高壓線路測量。當年沒留下任何照片,圖中同仁所背負的是體積重量大幅改良的現行設備,依然可以想像當年辛苦。

  即使離開勘測工作多年,劉前輩聊起往事興致很高,翻箱倒櫃找出當年使用的計算尺,說明早年沒有計算機,得用計算尺配合1 本厚如康熙辭典的對數表。劉、鐘2人拿著計算尺解釋好一陣子,我們這些生活在數位時代的人看了還是一頭霧水。看來,線路勘測還真是體力和腦力兼備的高難度工作。而這件古董級工具,讓人聯想到勘測課辦公室裡那些有價值、有感情的老物件。
  「這些以前都是密件耶,要向軍方申請的。」勘測課辦公室裡,鐘大山課長拉開地圖櫃,拿出一張張周邊都已破損,用膠帶黏合的舊地圖笑著說:「圖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平平的,去到現場會走到喘不過氣。」他表示,早年的線路規劃人員就是以這些軍方提供,1/25,000 的地圖規劃路線,但地圖和實況必定有差距,勘測人員一定得到現場勘測,才能作為線路設計的參考。

線路完成就是我們的快樂

   「每一條線都辛苦,只有苦沒有甘的啦。」辦公室內年紀最長的林陸生領班感慨地說。停了兩秒後他補充:「看到線路完成,工作有成果,那就是甘,這就是我們的快樂。」民國63 年,劉建章前輩參與測量的南北一路超高壓幹線完成,民國65年起,林領班和勘測同仁展開161kV 楓港∼台東線的線路測量。這條路線海拔不高,但是台灣南端高溫炎熱、濃密糾纏蟲蛇出沒的熱帶叢林和崩塌處處斷崖險壁的破碎地形,都讓勘測人員吃足苦頭。

  「那是連原住民都不願意走的路,氣到都想把裝備丟到山溝裡。」林領班瞪著一雙銳利的眼,說話急促,談起30 幾年前的事仍然頗為激動。他回憶,當年的裝備笨重不說,測量用的標尺收起來仍有1.8 公尺,腳架也有1 公尺多,背在身上鑽入茂密的叢林卡來卡去,行動極為不便。另外,那一帶山區處處是長滿尖刺的瓊麻,大家都被刺得遍體鱗傷。

被蜂螫 經驗豐富
  

   「看左邊右邊被刺,看前面後面被刺,怎麼樣都閃不掉。」民國65年加入勘測團隊的鐘課長幾乎全程參與楓港∼台東線測量,瓊麻之刺他也有切膚之痛。除此之外,野蜂也讓大家吃足苦頭。鐘課長記得,有次勘測他和林領班同行,身上的標尺在叢林裡卡來卡去,一不小心觸到蜂巢,一行人無一倖免全遭蜂螫。談到蜂螫,勘測同仁每個人都經驗豐富。林領班曾經在台北觀音山測量線路,接受主測的指示將標尺插入地上,沒想到正中土蜂蜂巢,蜂群鑽入褲管螫個痛快,他連跑帶跳趕快下山,緊急到淡水馬偕醫院救治,躺了2、3 天才出院。勘測課陳明裕領班則是在野外勘測時,同仁被虎頭蜂螫到幾乎失去意識,由他背著同仁徒步
下山送去救治,所幸即時搶救並無大礙。
    如此飽受波折,全線231 座鐵塔測量完畢,民國69 年2 月,161kV 楓港∼台東線完工送電,對東部供電的穩定有相當大的助益。為了穩定東部地區供電,民國70 年代,台電準備將光復初期架設,跨越中央山脈的舊東西線輸電線路重新改壓、改線。民國71 年,課內最資深的林陸生領班和第2 資深的陳森封領班,在海拔2 千多公尺的山區前前後後待了將近1年。
image

圖1. 早年勘測同仁的手繪製圖。
圖2. 外線勘測後,同仁回到辦公室還得進行內業測繪,目前內業測繪都已改用電腦繪圖。

 

「在山上遇到登山客會說:公司花錢請你,讓你爬山、訓練身體,這不是很好嗎?其實根本不是他們想的那回事。」林領班笑著說。林、陳2位領班回想起那年的山居生活表示,當時勘測同仁住在舊東西線沿線的保線所裡,每天凌晨4 點起身,走到勘測地點時天色濛濛亮起,開始測量,上午10 點多山區起霧,視線不佳無法測量,一行人就拿起鏈鋸,砍除測量時可能遮擋視線的樹木。當然,砍樹得向林務局申請許可。2 人曾經合力砍過2、3 人合抱的巨木,工作勞動量大危險性高,大家都十分謹慎。幾年後有同仁在勘測花東線時,操作鏈鋸時不慎鋸到小腿,傷口深可見骨,林、陳2 位領班當機立斷,立即以止血帶為他止血,就地取材製作擔架,扛下山送進醫院才救回一命。所幸在勘測舊東西線未曾發生意外。只是山居生活不便,以當時的交通和通訊條件,一旦入山就有1 整個月與外界失聯,家中妻小無法照顧、山區苦悶危險,豈是閒時爬山的遊客所能夠想像。

imageimage

圖1. 勘測課陳明裕領班拿出手電筒和閃光燈,說明如何利用這些道具協助野外測量、
定位工作。
圖2. 在沒有無線電可供通訊的年代,勘測同仁在野外經常以喊叫溝通,還曾經造成
農民養的鹿受驚,不吃不喝。

 

柴刀當頭 四散躲避

   舊東西線改測完畢,接著是花蓮∼台東161kV 路線測量。這條路線與民眾生活領域較接近,雖無長居山間的苦悶,卻偶有與民眾互動產生的精彩情節。

   「我們正在勘測,看到1 個人遠遠大喊:幹什麼!然後滿臉殺氣,提著柴刀衝殺過來。」鐘課長表示,勘測工作通常就是帶著地圖到現場,地圖無法顯示土地界線和所有權人,一旦需要砍樹進行測量,當時也只能先砍後奏,在現場留下1 張明信片,寫明砍掉的樹種和數量,請地主前來申請補償。那一次勘測過程,地主突然出現,情緒激動拿刀亂揮,同仁四散躲避,他趕緊抱著貴重的測量儀器,趕忙跑下山報警,還好警察趕到的時候地主情緒已經平息,也同意領取補償金。事後包括地主在內,大家都慶幸沒人在事件中受傷。另一件事也讓鐘課長印象深刻,當時測量工作沒有無線電通訊輔助,傳遞訊息時距離遠的以旗語溝通,稍近一些則以口語呼叫。當時擔任領班的鐘大山課長帶著一群伙伴在山區喊叫溝通,沒想到附近有個養鹿場,鹿場主人出面表示有隻鹿受到驚嚇,不吃不喝,鐘班長和鹿場主人載著鹿到鳳林街上找獸醫救治,鹿還是受驚不治,台電只得補償鹿主人的損失。從此勘測課同仁工作時更注意四周環境,以免勘測時嚇死鹿的事件再次發生。

   民國76 年,花蓮∼台東161kV路線全長156.2 公里,東部輸電線路由69kV 進入161kV 系統。

民國79 年,新東西線345kV 超高壓輸
image電線路勘測開始,這條線路深入中央山脈腹心地帶,最高點接近3千公尺,勘測和施工都極為艱辛。曾經在舊東西線改線勘測時合作的林陸生領班、陳森封領班再次攀上台電輸電線路的另一個高峰。2 位領班在各項設施皆未就定位之前,用山上水塘的污水烹煮食物,每天晚上冷得難以成眠,危危顫顫踏著荒廢多年的運材
鐵軌,陳領班還曾踏破枕木,差點墜
落山溝。另外,輸變電工程處北區施
工處線路一組王添福經理則回憶,當
時他擔任設計員,曾經隨勘測同仁從
花蓮循萬榮林道及林田山運材鐵道進
行路線勘測時,他記得有位同行日後
要負責施工監造的同事下山後改了名
字又開始茹素,同仁好奇問起,這位
同事才說,從一行人由林道上山,
走過數十座運材鐵道的木橋,他落
在隊伍後頭,曾經踏斷枕木迅速掉
落,幸好他反射性的張開雙臂,整
個人即時卡在鐵軌上,並未墜落深
谷,當下他腦中閃過,若能脫險,
他一定要吃素還願,之後大概又有
高人指點,改名避禍。

圖1. 新東西線上台電同仁的身影。新東西線超高壓輸電線路跨越近三千公尺的高山,無論勘測還是施工,都是台灣輸電線路十分艱難的一段。
圖2. 勘測同仁在新東西線工作時的情形。
圖3. 輸工處北施處設計及勘測同仁在海拔2,980 公尺的七彩湖前合影。左一為當時任設計課長的王添福經理,左二為陳森封領班。

除了辛苦危險,當時,台灣社會的環境意識成熟,對山區景觀維護要求已高,勘測同仁依線路規劃單位要求,避開高山湖泊七彩湖周邊,尋找兼顧環境和工程效益的路線。勘測同仁在比舊東西線更荒遠,更不便的山區,忍受勞苦寂寞、工作危險,勉力完成任務。

   民國87 年10 月,全長72.4 公里,由台電同仁自行設計、勘測施工,台灣第一條耐冰雪設計的345kV超高壓輸電線路完工,東西部電力聯結更穩定,台灣全島電網也跨入新的紀元。

   此後,雖然沒有與新東西線規模相當的輸電線路架設工程,但勘測同仁依然背著測量設備,在山野城鎮間奔波,同樣在山林間辛勞涉險。為了瞭解他們如何以專業技能,讓輸電線路更穩定、更經濟,採訪人員決定跟著他們前去勘測現場,體驗他們工作與生活。

 PS: 本文摘錄自台電月刊第595期(101年7月號)封面故事
http://info.taipower.com.tw/TaipowerWeb//upload/files/29/TAI7_Q6-Q17.pdf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1年8-9月電費帳單封面故事---轉不轉,其實我很在乎。

風機維修員:李清琦、陳文雄

風力發電機維修員  

風力發電是全球近十年來發展最迅速的綠色能源,今日台灣的西部沿岸已隨處可見,幾十公尺高風扇葉片矗立在眼前時,讓我們不看他也難,民眾都知道,有轉有發電,沒轉也就沒發電。當民眾看到有風在吹但風扇葉片卻沒有轉,心中都會說「奇怪ㄟ,台電」。

李清琦及陳文雄,都是近幾年新進的員工,他們與另4位同事要負責維修伺候北台灣大約40部風機,由於風機高度大約60多公尺,在地面會做的事,改換上面約20層樓的高度,就不一定能做的來。還有高空的機艙會隨風搖動 ,所以不能懼高也要不怕晃;從機艙拉根繩子就要下來的緊急逃生訓練,刺激度應該不輸高空彈跳吧。

風機的保養依時間可分為6個月、12個月及不定期預防性等三種。由於台灣鹽霧害嚴重,風機又都裝在海濱,為防止鹽分水氣侵入,風機機艙是屬於密閉空間,這可苦了維修人員,在夏天風溫度高達40度C以上,流汗是一定的,工作服還沒洗時可以看到白白的汗漬。他們開玩笑的說,機組最大的鹽害可能來自人體。

機艙內外有軸承、齒輪箱、發電機、風向計及航障等各種設備要定期維修,在狹小的機艙內,有道是3吋逼死英雄好漢,男子漢在此也難以抬頭挺胸,上廁所也不方便;還有機艙內轉動的噪音無法散出去,低速測試時,在上面即便塞了耳塞,耳根也不可能清淨。

台灣地區的風並非很穩定,風機也沒辦法定速運轉,可能前一分鐘還大轉很快,下一分鐘又完全沒有,就像車子一下子開到時速110,一下子又停車,因此各國的風機來到台灣還有水土適應的問題,王茲元說,有時他們這群風機維修人員會對風機碎碎唸,說他們又不乖、又像小孩鬧脾氣。從事風機維修工作要注意天候,下大雨不能爬上去、雷聲響不能留在上面、風太大也不能出去,所以他們這一行其實跟農夫一樣,可是靠天賞飯吃。

對於過去外界曾開玩笑話說,風機會轉的是民營的、不會轉的是台電的,因為台電是國營事業,所以不在乎!他們聽到抗議說,誰說我們不在乎,我們怎麼可能不在乎;他們負責的風機靠近桃園機場,這可是國家的門面,不要說坐在車子裡面看的到,連坐在飛機上往地面一瞧也知道風機有沒有轉,這幾年台電人員維修經驗、技術以及備品都上來了,現在麥按ㄋㄟ呀。去年8月還新成立再生能源處,垂直整合規劃、建造、運轉到維修工作,這可是台電的一級單位。

他們最大的成就感,來自於風機又再重新轉動的那一瞬間;是的,台電161台風機,去年高達9成以上的可用率,總共發了8億多度的綠色電力,爭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們相信,風機運轉好,相對節省很多發電燃料成本,民眾可以使用到更多綠色電力,台灣也才能更減碳,你還能說我不在乎嗎!?

作者:公服處陳智宏

攝影:公服處蔡坤地

101年8~9月電費帳單封面  

文章標籤

電力粉絲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